河南上蔡县杨集镇常功山因为上访被罗织罪名

父母坐牢殃及子孙全家六口被拘押,美其名曰:隔离

常功山遗弃罪一案二判背后真相

admin 2021-09-22 11:05:04 导读

导读 : 光华通讯社记者赵平 杨丽霞 王鹏北京报道 2021年9月7日记者在北京采访了河南省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的村民常警超和常芳芳,他们讲述了其父常功山因犯遗弃罪2018年6月25日被上蔡县法...

        光华通讯社记者赵平 杨丽霞 王鹏北京报道  2021年9月7日记者在北京采访了河南省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的村民常警超和常芳芳,他们讲述了其父常功山因犯遗弃罪2018年6月25日被上蔡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9年2月4日刑满释放。2019年因进京上访状告县委书记、县长、公安局长等官员包庇村霸常立国被截访拘留,旧案重判获刑3年。

        常芳芳说:“父亲并没有遗弃爷爷,爷爷是在司法所的调解之下,谈到了由谁来赡养这一块,父亲表示愿意赡养爷爷,爷爷的弟弟常铁臣和侄子常全峰也要求赡养,他们拉着爷爷常铁旦的手要带爷爷走,父亲拦着不让带走,这时候,司法所长刘东说让爷爷跟他弟弟和侄子走(当时司法所里有监控)。”父亲因为这件事被判刑一年,导火索还是因为母亲张环被村书记常立国拳打脚踢,造成伤害。村书记常立国还很嚣张地找到我爸恶狠狠地说:“我就是打你前妻了,又怎么样?乡里县里你随便去告吧。”父亲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就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到中纪委告状,常立国和当地政府官员对父亲打击报复,罗织罪名,将父亲拘留判刑。他们没有通知家属,更没有向家属出具任何拘留、逮捕手续,就判了。


检举村书记遭到打击报复


        常芳芳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检举材料,落款是常功山的名字,她告诉记者就是因为这个检举材料 ,父亲遭到村书记常立国的打击报复,遗弃老人被判刑也是常立国一手策划导演的,目的就是把父亲关起来,达到打击报复的目的。


        常芳芳提供的检举材料如下:

检举材料


检举人:常功山,男,汉族,住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3号,

身份证号: 412825196410284939电话: 15103893449

常来福,男,汉族,河南省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3-3号:

身份证号:41282519570715505X电话: 15839611459

常小桥,男,汉族,住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5-2号,

身份证号:412825195507234917电话: 13223811526

常红才,男,汉族,住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2-12号,

身份证号: 412825194906154979电话: 15103816236

被检举人:常立国,男,汉族,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支书兼前常营村村长,中国共产党党员。


检举事实:


1、常立国于2009年开始担任前常营村村长,后兼职村委书记和村长,现为前常营村村长。常立国于2009年将村西南河外沿可耕地共计240亩,按400元/亩的价格发包给常聚水、常联合、常运河、常小庆、常现斌、常西院、常小华和范志合,承包期限为2009年至2019年共计10年,承包款五年结算、分两次付清,承包款共计96万元,现已结清:还有村东头刘坟地8亩可耕地法宝给六组村民常存里,300元/亩,期限10年,租金2.4万元,总计金额98.4万元。该款项由常立国- .人独吞,前常营村村民从始至终未分得一分钱。

2、2012年左右,以修路为名取土卖土,路没修沟挖多深。是前场村生产路两旁土卖完,但款项不明。三组常来福可以作证。

3、2011 年5月常立国未经村委会讨论私自将原来属于该村三组常来福的宅基地(常军排南邻)利用职权便利强卖给常爱民从中获取脏款。常爱民本身已有两片宅基地,不符合再申请新宅基地的要求。常立国从2016年8月又将原属常小桥的可耕地(村东头马路西边)以1.8万元的价格卖给五组村民常海峰作宅基地使用,但未如愿。

4、2011 年前常营村东头“一事-议”道路修建工程,该道路从村东头环城路口到村民常百全门口,共计200米长,3.5米宽,总面积共计700平方米。常立国虚报道路修建面积1503平方米,除去实际修建面积的修路款,多余的修路款被他套取。此外,常立国还借修路名义又向村民范夏亭索要修路款5万元、五组村民常小亮同志两个儿子分别索取现金3千元,又索要该村其他商人4万余元脏款。

5、巧立名目,非法收取宅基地确权费用。2016年3月,常立国借农村土地丈量、确权之机向村民索取土地确权费用,每片宅基地3000元起,其中据不完全统计收(五组)常小伟同志5千元、(八组)村民常警超3千元、(二组) 常铁刚同志3千元、(六组) 常现斌同志3万元、(教师) 常五营3 .元......2017 年三组村民常黎生儿子在建房时候常立国索要现金200元香烟条价值200多元,常黎生作证。

6、收取村民使用公章费用。常立国利用职权在村民申请新生儿童入户口时向村民收取“公章使用费”500 800/次。六组村民常大亏在为孙子上户口时常立国索取现金1500元,香烟一条价值 100多元,常大亏本人作证。更为甚者2013年村民常高山的女儿入户口时索要现金5000元,后又以各种理由推脱,又索取价值2000余元礼品后才出示相关证明。

7、死人还能吃低保,常天长,男,1939年生,已经死去2余年,现在还在享受低保待遇。

8、常立国身为前常营村村支书、中共党员,利用职权便利买党卖党,把加入党员变成自己的摇钱树。常立国为让常运合、常卫东、常现斌、常保军、范夏亭、常天力之子等人入党,收取好处费两万一三万元作为入党交易。 特别常立国两个儿子常华锋、常光华常年在广州打工根本没有为前常营村作一丝 贡献也成为党员。常华锋、常光华在上蔡县党校培训,未在党校学习天, 由本村八组村民常栓柱代替学习,真让人心痛,常立国身为中共党员给党员抹黑。

9、扶贫:扶贫是国家大事,是国策中项惠民大工程, 而常立国把一双黑 手伸进扶贫款中。前常营村的每年低保户、扶贫户的报表都由队长、学校教师等人闭门造册,虚搞出来。大多数低保户、常黎生儿子在建房时候常立国索要现金200元香烟条价值200多元,常黎生作证。

扶贫帮扶对象户都是有名无实,他们根本没有得到国家每年拨给他们每户应该得到的扶贫款,大部分扶贫款被常立国据为己有。

自常立国主持前常营村工作以来,凡每年国家拨给危房住户维修资金(二组)村民常奋在危房危房维修后补偿资金仅得到2500元,应该是50000元; (二组) 村民常铁斗也得3000元,政府补5000元。其他危房也同他们二人一样只得到危房维修补偿款一半,剩余一半被常立国贪污。

我们前常营村是全县扶贫推进村,据百姓传言,国家为前常营村脱贫致富拨款六百多万元,我们从河南省纪检委检举常立国回来后镇纪检委张书记和常小桥一次谈话时讲是拨五百五十万元扶贫款。具体国家为我们村拨扶贫款数目我们不详。

据常明全、常红才二人证实我们村东头建一坑塘占地3.2亩, 报75万元,常小桥屋后一条路报95万元(前常营村小学一前常营村村委),这条路是前任村长常铁路修成,路面宽3. 5米,常立国只在原路面加宽1米,注混凝大约五公分厚,路旁载上环境树(其柏油路面是上蔡县公路局捐资80万元修成,不属于五百五十万资金之中) 。在修路、修坑塘时常立国河经销商、投资商合伙以多报土方、水泥、沙石、砖头等来套取国家扶贫资金。这几百万专项扶贫款用处不明10、 2016年,常立国(村支书),常现斌(村主任)任职期间分别霸占前常营村委大门两侧的机耕地建房,大门南侧是常现斌的楼房,北侧常立国以盖老年活动中心为名(占地90平方)套取扶贫资金28万元,但事实已确权给常立国,后又以12万元卖给村民常卫东,

为掩盖事实真相对外称说是用卫生室与老年活动中心调换给常卫东。常明全、常红才(二组)二人作证。

据听说2017年国家拨给前常营村几千公斤扶贫花生种子(用农用三轮车满装两车)被常立国、村主任常现斌、村干部常聚水、村秘书常粪堆四人瓜分,群众未分-粒花生种。

尊敬的各位领导:

检举村支书常立国,我们依次到杨集镇纪检委(日期忘记)、上蔡县纪检委(3月19日)、驻马店市纪检委(8月1日)、河南省纪检委(10月16日),省纪检委领导当日打电话责成上蔡县尽快处理此事。

当我们从河南省纪检委检举常立国回来后,镇政府某些领导以吓唬、哄骗、利诱让我们放弃检举常立国。若各位领导不相信可找戚老村村民戚银行、镇人武部李部长等人调查。所以常立国有乡县这么多人为他遮风挡雨至今逍遥法外。

八组村民张环(女),2017年5月11日被常立国用暴力手段拳打脚踢,殴打后给村民张环身心造成严重伤害,在上蔡县信访投诉无果,于9月份到中纪委投诉后,中纪委也往上蔡县打电话要求查明真相,还张环清白。至今只是暂停常立国村委书记之职位,没有其他处罚,也未还张环清白。

2017年12月20号左右,常功山到中纪委检举之后,镇政府给的结果是查无结果。常立国与司法所所长刘东是契家,所以刘东一 直在为常立国包庇、隐瞒事实。

以上是常立国在任职期间的主要贪污事实,在举国上下依

法严打贪腐之风的情形下,检举人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向上级检举,恳请上级领导实地调查、落实,依法严惩不法分子。


2018年2月27号


        以上是常芳芳提供的父亲常功山2018年2月上访状告村书记常立国的检举材料,也是因为此事,父亲遭到常立国的打击报复,常立国勾结公检法给父亲常功山罗织罪名,纠集村民控告常功山遗弃父亲,把常功山判刑。


控告县领导自己陷囹圄


        2019年2月4日,常功山刑满释放。2019年3月份,也就是农历二0一九年正月底,常功山来到北京,到国家信访局及有关部门上访,反映前妻张环被村书记殴打,公检法等部门为村霸常立国充当保护伞。2019年3月份,两会期间,河南省上蔡县政法委书记到北京接常功山和张环,当着他们子女的面承诺,回去一定解决好他们的问题。常功山和前妻张环被上蔡县政法委书记等人带回了河南老家。到家后,一直等到清明节,也没有人为他们解决问题。迫于生计,清明节过后,常功山和前妻张环离开家乡,进京打工。并多次到国家信访局及有关部门上访,状告河南省上蔡县县委书记胡建辉、县长李卫明、公安局长王双印,违法行政,非法敛财,为村霸常立国充当保护伞。上蔡县领导对常功山怀恨在心,勾结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以出现新的证据、原判决明显不当、量刑畸轻为由,作出驻检一部审刑抗(2019)1号刑事抗诉书,驻马店中院指令上蔡县人民法院再审此案。不知什么时候常功山和前妻张环二人已经被上蔡县司法部门列为网上逃犯,2019年7月份张环被警察从其女儿常芳芳北京住处带走,2019年12月4日常功山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在院里排队时被北京市西城区警方带走并移交给了上蔡县在北京截访人员 。常功山和儿子向警察和截访人员解释说父亲是已经服完刑的刑满释放人员,他们说管不了这些,让他们报警,新发地派出所查询后发现常功山是网上通缉逃犯,就把常功山送进丰台看守所关押,准备移交给上蔡县警方。

        常芳芳和哥哥报警,咨询,求助,四处找人都无济于事,一周后丰台看守所答复常芳芳,说常功山已经移交给了河南上蔡县警方。2020年1月15日常功山被上蔡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常功山不服上诉,驻马店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常芳芳说父亲常功山一个案子判了两次刑,原因就是因为父亲上访状告上蔡县领导,被打击报复。常芳芳和哥哥常警超递给记者一份父亲2019年的上访告状材料,正是这份材料没有把被控告人县委书记、县长、公安局长送进监狱,却让自己二次入狱。

 

控告状


控告人:常功山,男,汉族,住:河南省上蔡县杨集镇前常营村8-3号,身份证号: 428151284989电话: 15213785被控告人: 1、 河南省上蔡县委书记胡建辉; 2、县长李卫明; 3、公安局长王双印。


控告事由

上蔡县县长李卫明、县委书记胡建辉、公安局长违法行政,非法敛财,为村霸常立国充当保护伞。


请求事项

1、追究上蔡县长李卫明、书记胡建辉、公安局长王双印包庇村霸的法律责任: 2、依法立案查处常立国违法犯罪事实: 3、追究侵吞扶贫款项领导的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

1、上蔡县前常营村从来不按村民选举法选举干部,由上蔡县领导直接任命,常立国从2007年任村书记兼主任十余年,从来没有组织村民选举。

2、上蔡县领导勾结村书记兼村长常立国非法敛财,侵占国家扶贫款项550万元: 2017年8月, 杨集镇纪检委书记张洪亮对和我一起举报的常小乔说:“是拨550万扶贫款,没扶贫。”我们村当时是重点扶贫对象,上蔡县领导向国家请批了很多扶贫款项,没用在扶贫项目中,被他们侵吞。

3、常立国在上蔡县领导的庇护下,常年侵吞248亩土地的承包款:常立国于2009年开始担任前营村村长,后兼任书记和村长,常立国在领导的庇护下独断专行,2009 年将村西南河外沿可耕地共计240亩,按400元每亩的价格包给常聚水、常联合、常运河、常小庆、常现斌、常西院、常小华和范志合,承包期限为2009年至2019年共计十年,承包费五年一结算,分两次付清,承包款共96万元,现己结清;还有村东头刘坟地8亩可耕地发包给六组村民常存里,每亩300元,期限为10年,租金2.4 万元,总计98.4万元,以上的承包款都被常立国和上蔡县领导侵吞,村民没有得到一分钱。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村民举报多年,上蔡 县至今没有对常立国做任何处理。4、常立国多年来称霸方,敲诈勒索、 侵吞扶贫款项、 对举报人打击报复,打伤多人,县长李卫明、书记胡建辉、公安局长王双印为其充当保护伞: 2017 年5月11日常立国将张环打伤后,经鉴定为轻微伤,打人者常立国没有任何法医鉴定,没有被打的情况下,公安局还将被打的张环和打人的常立国同样处二百元罚款。张环不服一直上访,上蔡县于2019年7月16日,将受害者又以寻衅滋事的名义刑拘。

5、常立国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豪宅多处(新乡市一处、我们村里两处),豪车两辆。

6、违法侵占村集体土地(村委会北面一.处90平方米),落在他私人名下,并申请建老年活动中心为名骗取28万元。被举报后又以12万元卖给了常卫东做村医疗室。

7、常立国以修路的名义敲诈范夏亭伍万元,还从五组村民常小亮同志两个儿子分别索要3000元,还从其他商人索要4万余元,上蔡县领导竟然让常立国退还敲诈范夏亭五万元钱,没有依法查处。常立国所说:“你们乡里县里随便告,没人敢管我,如果我出事,上蔡县很多领导也得进去。”

8、当年上蔡县杨集镇司法所长刘东超生,将儿子生下来以后给常立国抚养,当时常立国身为村书记也超生已经有两个儿子,有收养了刘东的儿子。

9、上蔡县杨集镇司法所葛全伟、刘东出具的调查笔录让常功山的父亲常铁旦由常铁臣抚养,调解书上写明常铁旦的土地1-2分全部给了常铁臣。常铁臣将常铁旦领走后,没有尽到赡养的义务,造成我父亲常铁旦死亡,我多次向公安机关陈述在司法所内的事实真相,公安机关不接受我的陈述。后来将我以遗弃罪判刑”一 年。

10、2011 年常营村东头“一事一议”道路修建工程,该路从村东头环城路口到村民常百全门口,工控机200米厂、3.5米宽,总面积共700平方米,常立国虚报道路修建面积1503平方米,骗取了多余修路款。

11、2016年3月,常立国借农村土地文量、确权之机,向村民索要土地确权费用,每片宅基地3000元,五组常小伟同志被要了五千元,八组村民常警超被敲诈3000元(常警超要手续,常立国用超生的的名义开了票子)、二组常铁刚被敲诈3000元、六组常现斌被敲诈3万元、教师常五赢被敲诈3千元。2017 年三组村民常黎生儿子在建房时常立国索要了现金2000元、香烟一条价值 200多元。

12. 2012年前后,常立国以修路为名倒类国家资源,路没修,沟却挖了很深,使前场村生产路两旁的土卖完了,钱被领导们侵吞。

13、村霸书记常立国对每家村民申请新生儿童入户的时候,进行勒索:六组村民常大亏在为孙子上户时被勒索1500元、香烟-条价值100多元,2013年村民常高山的女儿入户口时被常立国勒索了500元,后又索要了20001元。

15、常立国借用手中权力,卖党票,常立国让常运合、常卫东、常现斌、常保军、范夏亭、常天力之子等多人交2至3万元不等,帮他们入党。常立国的两个儿子常华锋、常光华常年在广州打工,没有对前营村做任何贡献,也给他们入了党。党校培训常华锋和常光华没有参加一-天学习,都是由八组村民常栓柱代替学习的,这就是上蔡县共产党的事业都造假的村霸。

16、骗取低保基金,多报、虚报低保人数,把钱占为己有。二组村民只得到2500元的危房改造资金,其余的大部分钱被村霸书记侵吞,二组村民常铁斗得到三千元,真正该得到危房改造的钱都被常立国村霸克扣,有的人根本没得到,从上报的人数中就可查出来。

17、(前营村东头建一坑塘,占地3.2亩,报75万元),常小乔屋后一条小路报了95万元(前常营村小学--前营村委),前任村长常铁成修完路,路面宽3.5米,常立国在原油的路面基础上加宽一米,注混凝士大约五公分厚,路旁载上树(柏油路面是上蔡县公路局捐资80万元修成,不属于扶贫款550万元中的)常立国和上蔡县领导把这笔就还款也侵吞了。

18、2017 年国家拨给前常营村几干公斤扶贫花生种子(用农用轮车装满两车), 被常立国和村主任常现斌、 村干部常聚水、村秘书常黄堆私人侵春,村民没有得到一粒花生种子。

举报多年,上蔡县领导充当村霸的保护伞,以达到非法敛财的目的,请中央领导督办此案,揪出恶势力的保护伞,惩治犯罪。

维权遭到严厉的打击、报复、陷害,如果举报再无人过问的话,我将用生命捍卫尊严!


控告人:常功山


        看了上面常功山的控告状,正如他在控告状最后所说“维权遭到严厉的打击、报复、陷害”,他的一个罪被判两次,进京上访告贪官,贪官无恙,自己却身陷囹圄。

        当听到常功山和前妻张环无辜被网上追逃时,记者表示震惊,然而上蔡县警方从北京抓回常功山儿子、儿媳、女儿和三个小孙孙关押就更让人大跌眼镜了……


标红无辜身份证,拘押儿孙六口人


        2017年8月份在北京工作的常芳芳发现自己的身份证不管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常芳芳在北京一家公司做会计,需要经常操作注册登记一些信息,2017年8月份,她出去办业务经常出现身份证无法注册各种账号,她非常着急,让哥哥和爸爸多次找公安局,公安局一直回答的是她的身份证正常,可是常芳芳确实无法正常使用,直接影响到她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后来常芳芳把各种账号无法注册显示的提示信息截图让哥哥拿给上蔡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看,工作人员说是因为常芳芳和姐姐是双胞胎,让常芳芳到村委会开证明,证明她和姐姐是两个人。常芳芳的身份证号和姐姐分明是两个号,公安局怎么能够分不清呢,其实当时常芳芳的身份证信息是被公安局删除了,就是查不到这个人,这是不是村书记常立国使的坏,就不得而知了。

        身份证不能用,常芳芳在公司无法办理业务,她2017年9月底趁着国庆放假回老家专程找公安局解决身份证问题,公安局让她到村委会开证明,又给她拍了照,重新录入了信息。常芳芳问公安干警什么时候可以正常使用,对方回答是:48小时后就可以正常使用。10月份常芳芳回到北京,身份证还是不能使用。常芳芳情急之下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状告上蔡县公安局拉黑常芳芳身份证。后来上蔡县公安局让常芳芳回家重新办理了新的身份证,才能够正常使用,顺利办理各种业务。

        2020年5月22日,全国两会在北京召开,常芳芳和哥哥常警超、嫂嫂戚磊琴、小侄子常宁豪、常淙豪、小侄女常雅婷六口人到天安门游玩,过安检时常芳芳身份证异常,经询问安检人员说是被“标红”,常芳芳、常警超等6人被带到前门派出所,河南上蔡县杨集镇党委书记魏美荣和陈怀中、民政所长申英广、县公安局干警和前长营村村长一共七八个人到北京把常警超、常芳芳兄妹及孩子带回河南上蔡县。在前门派出所时说的是在北京找个地方把事情说说,结果上车后常芳芳他们发现车子一直往出京方向走,路上并不停留。常芳芳说让魏美荣等人停车,并告诉他们明天她还要上班工作,不要出北京。结果魏美荣直接回答:还上班呢,带回家直接全部拘留。在从北京到河南的高速上常芳芳和她的嫂子及孩子想上厕所是被告知不行,就是想也憋着,并没有让去。一直到河南濮阳才停车让去厕所,中间间隔最少有4个小时。他们被带到河南上蔡县公安局刑警队扣押,三个大人三个孩子,孩子最小的三岁,大的九岁。2020年5月24日常芳芳嫂子的姐姐得知消息后,到上蔡县公安局找领导理论,领导的解释是,因为疫情,不是拘留,是隔离。戚磊琴姐姐说,有把大人孩子全关在刑警队隔离的吗?还说他们都在北京工作,怎么不在北京隔离,大老远从北京把人家拉回来隔离呢?公安局领导怕事情闹大,当天下午把常芳芳、戚磊琴和三个孩子转移到宾馆,常警超被送到看守所拘留,至今没有向常警超出具拘留手续。常芳芳、戚磊琴和三个孩子于5月25日被释放回家,三天羁押不出具任何手续,美其名曰:隔离。

        常芳芳在北京一家公司做会计,常芳芳被上蔡县带走强制关押三天,后又以隔离在宾馆封闭了9天,造成常芳芳工作累积,公司打电话催促赶紧上班,单位同事都知道了其家里私事,因之前被当地官员威胁过说如果不配合就找当地(北京)政府给其老板施压,让老板直接辞退常芳芳,造成常芳芳一定的心理压力,导致常芳芳无法继续工作而辞职,此事留下的阴影一直无法消除,从此常芳芳再没有找过工作。她说:“想不到上蔡县公安局敢随意把正常公民的身份证信息删除,还可以把身份证随意标红,”她说,把她身份证标红,遭到羁押,对她影响非常大,不光是丢人、丢工作,最大的伤害是她都对政府不相信了,失去了憧憬未来理想,浇灭了了拼搏奋斗的热情和信心。

        常警超说,他因为爸爸的事情(爸爸第两次拘留也没有任何手续和通知,第一次拘留手机和离婚证、家里钥匙至今都没有归还)到国家信访局和中纪委上访,属于正常上访,中纪委干部明确告诉他,到北京上访是合法的。地方对他拘留打压,严重侵犯了他的人权。他说,孩子被接回河南上蔡县刑警队关押后,受到了严重惊吓和伤害。他们多次问爸爸妈妈:“警察叔叔,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家?警察叔叔为什么把我们从北京带到河南?北京怎么也归河南上蔡县管呀?”这些问题问得大人哭笑不得,无法回答。

        李克强总理在2013年两会中外记者招待会上两次强调:假如你在地方见不到阳光,请到北京来。中南海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刑事判决书好像“逗你玩”


        常警超向记者提供的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记者还以为是假的,经过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才确认常警超提供的判决书确实出自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之手。该判决书除了常功山是全名显示外,其他人员一律用某代替,出现了证人常某1、常某2、常某3、常某4、常某5、常某6、常某7、常某8、常某9、常某10、常某11、常某12等,被害人也变成了常某13.让人看后啼笑皆非,感觉好像“逗你玩”。记者向常警超要法院判决书原件,常警超说法院没有给,说只给当事人本人。记者查看了常功山的一审判决书,常警超告诉记者这里面的证人很多是他父亲常功山告的人,还有人根本没有做过证,其中两个人是常警超的姑姑,她们都没有作证常功山遗弃父亲,相反的是,她们能够证明常功山没有遗弃父亲。现有判决书里两个证人的相反证言,所以让人感到啼笑皆非。


两份打脸法院判决书的证人证明


        常运动的证明

        我叫常运动,常功山是我哥。我可以证明常功山待我父亲一直都很好,一直都在赡养我父亲,并没有遗弃我父亲常铁旦。

     

image.png

        常小管的证明

        我叫常小管,常功山是我哥。我可以证明我哥常功山待我父亲都很好,一直都在赡养我父亲,并没有遗弃他,我的父亲常铁旦。

image.png



        记者联系了判决书里证人中的前两个,一个叫常小管,一个叫常运动,她们肯定的告诉记者,说她们是常功山的妹妹,说哥哥常功山一直待父亲都很好,根本没有遗弃父亲,并说她们两个从来没有作证说过哥哥遗弃父亲。她们不知道她们怎么就成了哥哥判决书里指控哥哥遗弃父亲的证人呢?

        常警超和常芳芳所反映的问题,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关注此事调查处理,光华通讯社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并做追踪报道。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上一篇:切尔诺贝利警告说,核灾难已经过去35年了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tag